Daniel Sperling:零排放车指令政策在加州和新能源车指令政策在中国  2015-09-14    
浏览人数:1811


  【在加州我们有不同的交易项目,比如说这里有碳限额交易,主要针对大型的工业和发电厂,我们还有低碳燃料标准,这主要是针对石油企业。我们还有汽车能效和温室气体标准,这个是针对汽车公司,包括刚才零排放汽车的标准,也是在这个方面,都是通过积分交易体现,但是不同的体系之间是不可以跨界的。也就是说要是在低碳燃料标准下交易,就不能在碳限额标准下进行交易。】

  今天我会从两个方面来讲,一方面我是一个监管者,另外一方面我也是一个学术人员我会给大家讲一下加州的经验,以及加州经验与中国的相关性。

加州大学戴维斯交通研究院主任、教授,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董事会成员  Daniel Sperling(邬启斌摄影)

  应该说中国的汽车行业已经取得巨大的成功,发展非常快,质量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但是有一点想说一下,就是我们会议的主题是新常态,我们的行业将会经历很多的变化,这些变化是因为我们的能效有了很大的提升,我们的车辆电气化、或者车辆的共享以及车辆更多的功能,还有新的公司也准备进入这个行业。

  比如说像嘀嘀打车,中国有嘀嘀打车还有UBER进入这个行业,还有车联网、自动化都是重大的变化。

  但是说到新能源汽车,我们的加州也是制定了一个计划,我们在加州所制定的计划和中国非常类似,在加州从前也有非常严重的污染。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让我们去使用新能源汽车,其他的原因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不仅仅是降低污染,同时我们可以降低对于石油的使用,更多的使用新能源。

  我们应该要从现在的内燃机向将来能效更高、更好更低的发动机来移动,所以我们在加州制订这么严格的标准动机就是确保汽车产业能够跨越最初的障碍,当然这不是一个永久性的战略和政策,这是一个短期的政策,但是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了,是在1990年就开始了,但还是暂时性的,目的也就是到最后不需要这么严格的标准,大家都能遵守,都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就好了。

  在这个框架下,我们有很多复杂的技术,大家都是了解在加州我们将新能源汽车称之为零排放汽车,当然可能中国有不同的名字,当然也不可能说是真正的零排放,但是针对能源汽车,至少零排放是我们的目标。

  这是现在加州对于新能源汽车,或者零排放汽车的规定,那在其中我们看,我们对于零排放汽车销售的要求是要让销量迅速的增加,同时2018年开始要增加2%,到2025年要让零排放汽车达到新车销售的15%。当然我们知道在这个环节当中有不同的新能源汽车,我们会允许由PHEV、BEV、FCV等等不同的新能源汽车的组合销售来完成指标,不一定非得销售某一种,只要加在一起新能源汽车达到标准就是可以的。

  我们为了支持这样一项工作,会对不同新能源汽车有一定的刺激政策,比如说我们在这里会针对不同的,比如BEV、FCEV等等算出相对排放的价值,我们会用相关的公式来计算。我想一般程度来上讲,可能给插电式混合PHEV的补贴比其他的车型要高一些。

  比如说可能会受到充电等等一些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在其中,所以某些车型比另外一些车型会出现补贴上的不一样。另外的一个要求,也就是一些小企业的可能会得到更多的时间,和大企业相比,对于他们要求也比较低一点。比如说在加州的销售额,包括他们完成目标的情况都会比大公司轻松一些。

  我们在2015-2025年实施零排放汽车的管制,我们这项计划从2015年开始,在2025年要占到汽车销售的15%,除了我们加州有这样的要求,实际上还有另外九个或十个州采取了这样的措施,也已经制定了这样的目标。

  我们谈谈加州的积分交易,中国对这方面也比较感兴趣,在加州我们有不同的交易项目,比如说这里有碳限额交易,主要针对大型的工业和发电厂,我们还有低碳燃料标准,这主要是针对石油企业。我们还有汽车能效和温室气体标准,这个是针对汽车公司,包括刚才零排放汽车的标准,也是在这个方面,都是通过积分交易体现,但是不同的体系之间是不可以跨界的。也就是说要是在低碳燃料标准下交易,就不能在碳限额标准下进行交易。

  我们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我只能简单说一下,不同的积分交易体系当中,计算方法是不一样的,主要是我们帮助不同的企业,因为大家有不同的情况,所以我们都是针对不同的特点计算,所以不同的项目之间、计划之间是不能相互搀和的。

  对于加利福尼亚有什么经验教训是值得分享的呢?首先我们努力为早期投资,使得新能源汽车或者零排放汽车政策能够在将来取得更大的成果。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我们加利福尼亚,认为最好的技术也是非常重要的,只有最适合和最佳的技术才是我们所要重视的,我们非常反对地方保护主义,我们并不会偏袒某些国家和地区,我们需要合作伙伴,这对于我们来讲,对于过渡到新能源汽车来讲是非常困难,因为这里面各方的数量很多,比如说有汽车企业、能源企业、政府部门等等各个利益相关方,他们都是在这里面需要发挥作用的,这就是我们需要在他们之间达成一种伙伴的关系。

  另外一个重点,就是说指令只是一种工具、一种政策,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政策来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有不同类型的激励措施,不同的类型激励措施是针对不同的情况,有些激励措施实际上并不是这种金钱上的激励措施,所谓激励并不是一定要给真金白银。

  我们通常可以看到加州长期温室气体目标实际上是针对非常长期的目标,我们在这里面唯一的特点,就是我们谈到纯电动汽车和零排放汽车在里面发挥巨大的作用。

  最后就是想要再次强调伙伴关系的重要性,我们和中国发改委等部门都保持了非常好的关系,我们会分享我们不同的政策优势,我们会互相学习,我们通过互相学习合作获得更多的知识,以此带动双方共同进步!




来源:中国汽车报



打印】【关闭】  
      主办单位:环境保护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中维科环境信息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机动车环保网版权所有 ®2000-2012 京ICP备05031605号-4